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性爱技巧  »  研究男人
研究男人

研究男人




  专业学习使得我更加了解了男人女人的身体。
通过各种各样的书籍的阅读和网上的资料,我还知道了男人除了梦遗和主动射精以外,还有一种射精方式叫做滑遗,也是一种遗精,只不过是在清醒状态下的。
于是我也想见见这种情况。
但是这就碰到了问题,因为找熟悉的人不行,平时都对我的身体很熟悉了,光是挑逗是不行的,不可能那样就射出来的。
而不熟悉的也不行,不知道他们会做出什么来,而且不听话的话,也可能忍不住自己手淫,这样就没有意思了。
所以在选人方面我花了不少时间。


  最后我决定选一个性格十分懦弱的男生,当然长的要很清秀,这样才符合我的标准。
当然我知道主动找不见的,这个只能碰运气,所以我只是平时留意着,也没有可以去找。
当然机会还是来了。
在一次的朋友的生日聚会上,目标出现了。
他是我朋友那个论坛上的人,因为是论坛集体活动,所以每个人之间其实并不是很熟悉,这就对我不造成什么问题了。
他长得还算是很清秀的,后来才知道他还有轻微的自闭症,平时总是一个人。


  正是我理想的类型,我打定主意,一定要让他为我精流成河。


  _于是我在吃饭的时候貌似随意地坐在了他旁边,然后有一句没一句地聊了聊,留了联系方式,第一次接触暂时到这里。
之后就在网上和他聊天,发现虽然现实中他是一个比较自闭的人,但是在网络上十分活跃,基本上什么都敢说,这就好办了。
我开始慢慢地把话题往感情上靠,然后又经过了几次聊天,话题开始往性爱上去了。
他说他对各种性爱方法都了解,我故意装作好奇问他都有些什么,之后他列了一大串上来,基本上是AV里面的,但是AV里面是没有“滑遗”这种得,所以我问道:“知不知道还有一种叫滑遗的射精方法?”果然他不知道,在解释了之后,他说这样也可以阿,不相信。
于是我问道:“要不要试试看?”他说:“怎么试?”我说:“这个只能你来试,我来想办法让你兴奋,怎么样?”他以为我是说笑的,就说好的。
于是我告诉他这个星期六,在学校不远的一个旅馆见,事实上,直到见面他认为我是在说笑。


  那天终于来到了,我在随身包里带了很多性感的丝袜内衣等等。
我们在约好的旅店门口见了面。
他还以为我是有别的事情找他,要去别的地方呢。
当我真的把他带到房间的时候,他开始手足无措了。


  我和他说好,只是为了试试看滑遗这个的可能性,如果表现好的话可以提供一些额外服务。
他最后同意了。
于是为了保险起见,主要是要控制他绝对不能手淫。
因为我知道,当性欲很高的时候,哪怕急速套弄一两下也可能射出来的,而射过一次在要想遗精就非常困难了。
所以我用丝袜把全身赤裸的他绑在了床上,就剩下那根高高举起的肉棒能够自由行动。
于是我开始脱衣服,脱到只剩下丝袜为止。


  我开始说一些挑逗的话,并且问他想要我怎么样作,他要我让他仔细看看我的阴部,于是我跨坐在他的胸前,下体对着他的脸,我自己拨开我的阴唇,他看着,呼吸更沉重了,我注意了他的肉棒更加充血了。
后来他又要我手淫给他看,我在他面前不断地抚摸自己,挑逗他的神经,还不停地换带来的情趣内衣丝袜。
终于经过1个多小时的努力,随着他一声:“我要射了。
”他没有被我碰触过的肉棒开始一跳一跳地射了。
实验成功了!

  我故意把他射出来的精液舔了,然后开始穿衣服。
我没有给他松开,是应为怕他刚才的挑逗还没有清醒过来强暴我,那我就亏了。
等穿好衣服,我倒了水。
两人都休息了一会,平静下来了。
然后我告诉他我跟高兴实验成功了,问他要什么奖励?他说随便,但是希望我给他一些穿过的内衣内裤丝袜等等,我把带来的都给了他。
然后就这样他还是被绑在床上,我又帮他做了一次口交,才放心地松开了绑。


  等他收拾好,我突发奇想,问他想不想让酒店的服务生小姐看看他的肉棒,看到他射射精我躺在床上,刺激刺激?他说好啊。
于是我告诉他我的计划。
我打电话到前台定了一份吃的东西,要求送上来。
然后把门锁打开。
我躺在靠房门的一边,让他双腿分开两膝胯在我身体两侧,这样他的肉棒就在我面前了,我帮他口交直道他随时随地都可以射了。
不多久就有敲门声,一个甜美的女声告诉我们东西送上来了。
我说门开着,请进,然后快速套弄他的肉棒。
女服务生走进来一下子就看到了这幅丑态,顿时心慌意乱。
他也趁着这时候,当着女服务生的面全部射在了我的脸上。


  女服务生被吓倒了,我赶忙起身接过她手里的托盘,一边示意他去洗手间,一边安慰女服务生。
女服务生是乡下来的打工妹,思想还没有这么开放。
花了我好久才平息了她。
不过也真刺激。
我也是第一次在别的女孩面前和男人玩性游戏,对我倒是一次不错的经验。


  滑遗射精实验之后,我和这个男生后来也没有什么别的交流了,毕竟只是游戏而已……整个大学生活中,我从来不缺少玩弄男性的机会,每周基本上都要让男生射个好几次,当然放假回到家又是和我爸爸的性爱天堂,白天有时候也找高中老师玩玩,之前公交车上认识的那些男孩和一些他们的好朋友有时也一起出去玩,当然主要是性游戏了。
不过令我感到很自豪的是,比起大学那些早早失身的放荡的女同学来说,我到现在依旧是处女之身。
可以说比起那些人来说我不知道要纯洁多少倍了。

【完】